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老教师跪求打狗队饶狗不死遭暴打 爱犬被摔死(图)

发布时间:2019-10-09 16:19:16

教师节刚过,昨日本报就接到来自嵩明县牛栏江镇小新街退休老教师李创新的电话:8月17日,嵩明县牛栏江镇组织的“打狗队”将他的一只宠物狗打死,打得他受伤住院。

老教师投诉

给“打狗队”下跪求饶

昨日,记者来到嵩明县牛栏江镇小新街了解情况,66岁的退休老教师李创新说起被打经过及小狗死亡的情景,潸然泪下、愤愤不平:“我当时被他们 个人按住的时候,真想咬他们几口,但想到斗不过他们,怕伤到自己,就忍住了。他们还当着我的面,在院子里将我的小狗活活摔死……”

李创新曾是宣威师范学校的一名教师,退休后回到嵩明独居,养了只小狗陪伴在身边。

二楼的一间小屋,是他的卧室,床的一侧有个曾给小狗喂食的小碗和小狗的窝。老人看到这些东西,十分伤感。

李创新说:“事情发生在8月17日中午,我站在二楼门口,小狗蹲在我脚边,‘打狗队’的10多个人从楼下路过,看见我的小狗,就叫我把狗带下去,我匆忙把狗藏回房间,但他们踢坏了我院子的大门后,又上到二楼踢开了我的房门,我阻止他们带走我的狗,他们就将我打伤把狗带走了。”

记者跟随老人看了那两道被踢过的门,发现院子大门的锁已被换成新的,门头的一根钢筋也不在了,老人说那是事发当天被踢掉的,在二楼老人房间,门也有明显毁坏过的痕迹,左侧还有一块被损坏的瓷砖。

随后,李创新给记者看了他的病历,8月18日他到嵩明县医院就诊,8月22日入院,9月11日康复出院。根据病历显示,老人胸部、腰部、右上肢、左下肢等多处软组织挫伤。他还给记者看了手指、脚上还未愈合的伤口及老人事发当天被扯破的衣服。从老人出示的照片上看,可以看到事发后老人的一个小拇指青紫肿胀,在手臂上也有明显的淤青。

李创新说:“他们打伤我之后,就把我叫到门口, 个人将我按在了地上,使我不能动弹,另外几个人就到房间里抓我的狗,我就下跪求他们,但他们还是用网兜抓住小狗,我亲眼看着小狗被他们活活砸死在地上……”说到这里,泪水在老人眼眶里打转。

李创新给记者看了他的狗证,从狗证上看出,这是一只雪白的小北京犬。李创新说:“事发后我多次找派出所和镇政府反映情况,但至今无满意结果。”

镇政府说法

已向受伤老师道歉

昨日,在嵩明县城内,记者找到了牛栏江镇镇政府的一位负责人。他说:“8月初,牛栏江镇古城村的一名70岁的老人被一只狗咬伤了指头,被送往昆明的一家医院就诊,8月8日,这位老人死亡,原因是患有狂犬病。为此,我们镇启动了紧急预案,向嵩明县政府通报了此事件,在嵩明县委、县政府的组织下,卫生、防疫、公安、交通等部门参与了疫情防治工作,并根据有关疫情法规,组成了10多人的打狗工作组,在狂犬病疫疑区 公里范围内展开扑杀犬只行动。我们的要求是‘听不见狗叫,看不见狗跑。不管有证的狗还是无证的狗,一律捕杀。’”

他说:“我们所做的这项工作,完全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防止疫情扩散。我们是依法依规行事,可以说打狗行动没有任何过错。目前,打狗工作可能要到9月底才结束。”

这位负责人说:“在打狗之前,我们发了宣传单,还用高音喇叭宣传,希望狗的主人自行处置狗,否则由工作组打死。在8月15、16日两天,还两次到李创新的家里,向他发放了宣传资料,并做了说明。但老教师对狗的感情比较深,加之有狗证,因此对我们的工作不太理解。据我了解,老教师之所以受伤,是因为在打狗之时,他看到打狗队上门,于是想将门关起来,因此这个过程中夹伤了手指。他想关养狗的房门,执法队的不让他关,拉住了他,因此才将衣服撕破,有的地方也受了点伤。我们的一名工作人员也被李创新抓伤了脖颈,因此在执法中可能存在拉扯受伤情况。我们也承认,在这起事件中,工作方式与方法中有欠妥之处,这主要是因为大家对防范疫情较为焦急。为此,我曾代表我镇镇政府,向李创新老教师道过歉。还向他表示,将对他进行适当经济补偿,希望他能理解、支持政府的工作。因为这是一起公共卫生事件,容不得出意外。”

记者手记

打狗就打狗,干嘛还打人!

这是一起打狗事件,却有人受伤,更让人伤感。

一位66岁的老教师,多年与一条小狗相依为伴,有很深的感情。执法人员没有说服老教师主动处理小狗时,有必要将小狗活活摔死吗?而且是当着他的面!

采访中,老教师几度落泪,我知道他与小狗有着很深的感情,“男人有泪不轻弹”,这种感情是一般人很难理解的——老教师多年以来,一直一个人独自生活,小狗就是他唯一的伙伴,唯一的倾诉对象。

打狗队没有什么错——发生狂犬疫情,为大多数人着想,及时处置,防止问题进一步扩大,这是正当的作为,而不是不作为,这种举措,值得称赞。但回头一想,我们是否还有更好的方法方式,非要把疫区里的狗都要捕杀吗?这是否是“株连”,是否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执法能否更温情、更人性化一些,能不能先把狗隔离起来,让兽医及防疫人员为它们体检,有病再“处死”,没病还给主人?

昨日,在老人的家门口,记者还看到一条跛着脚(不知是不是被打伤的)的大狗。如果说这里防范疫情很严格,为什么还有狗在跑呢?而老人养在家里的狗却死了。我想说的是:“对待一桩形势严峻的事件,我们需要的不仅是行动迅速,也要有温情、人性与智慧。在为大多数人着想的同时,我们也要保障少数人的合法权益。只有这样,社会才会更和谐,行动才会更得人心。”

再说,打狗就打狗,打什么人嘛!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010-6794 2 7删除

陕西癫痫病医院费用
大庆白癜病医院
龙岩治疗白斑病费用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大庆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