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血的诺言

发布时间:2019-09-13 04:30:16
摘要: 剧情简介:“你们是我的兄弟,我是你们的大哥,我一定会把你们平安的带回去”,当一个诺言无法实现的时候,就如同压在人心底的一块巨石,要搬掉它,也许只有用自己的生命...... 主要角色:张超(转业军人,地税某分局局长)
陈敏(地税某分局副局长)
李军(曾经的地税新进的大学生,现在某地税局局长)

(一)
(201 年某一天,西南某一个偏僻乡村,一辆小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均速的行驶着,当来到一座山坡下,车停了下来)
李军(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抬头望着山坡的孤坟):大哥,我又来看你了!
(司机小李下车来,把一袋东西交给了李军)
李军(接过东西):你还是在这里等我吧。(大踏步的向山坡上走去)
(李军来到孤坟面前,蹲下取出袋子里的祭品,拿出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并把两个杯子里倒满了酒。并点燃了两支香烟,一支自己抽,一支恭恭敬敬的放在了坟前的墓碑上。)
李军(将一杯酒轻轻的洒在地上,又端起另一杯酒):大哥,我们兄弟又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来,我敬您!(将酒一饮而尽)
李军(将自己手中的杯子斟满酒,举起):大哥,我知道您不贪杯,这杯酒我干了!(又将酒一饮而尽)
(这时司机小李走了上来)
李军(回头望见,有些尴尬):不是让你在下面等着吗?
司机小李(不解):李局长,我真的忍不住了,我给您开了五年车,每一年您都来这里祭奠这个人,他跟您非亲非故的,我......真的憋不住了,又不敢多问,所以......
李军(淡然一笑):想知道吗?
司机小李:嗯.
李军(又喝了一杯酒):这要从我刚参加地税工作那年说起......
(二)
(1997年的一个晚上,地处西南一个偏僻乡镇的地税分局里,正热热闹闹的举行着聚餐,为新来的同志接风洗尘。)
局长张超(举起了酒杯):同志们!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我们分局来了大学生,补充了新鲜血液。我代表分局向新来的李军同志表示热烈的欢迎。来!大家干一杯!(将酒一口饮尽)
李军(连忙起身,举着酒杯):我感谢张局长和各位前辈老师的厚爱,我刚出校园,资历、阅历尚浅,希望各位多多帮助!来!我敬各位一杯!(也将酒一饮而尽)
副局长陈敏(笑着站了起来,大声宣布):今天难得这么高兴,明天又是星期天,我和张局长商量过了,今天晚上大家尽兴!不醉不归!
(气氛顿时更加热闹起来,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向新来的李军敬酒,李军则连连招架,显得有些应接不暇、疲于奔命。)
张超(一把搀扶起有些微醉的李军,故意生气):怎么?欺负人家新来的哟,他不能再喝了,不服的冲我来!(说完将李军带到了一个角落里,扶着他坐了下来,这时李军的妈妈走了过来)
李军妈妈(命令李军):孩子,来,给张局长敬一杯酒!(李军连忙起身倒酒)
张超(连忙起身):阿姨,真的没有必要,他都醉了!
李军妈妈(摇了摇手,责怪李军):孩子,还不快点!
(李军连忙倒满一杯酒,毕恭毕敬的递给张超,张超只好接过来,这时李军妈妈却把李军的左手轻轻放在了张超端酒的右手上)
张超(有些不解):阿姨,您这是......
李军妈妈(声音有些呜咽):张局长,小军这孩子命苦,从小父亲病故,我们母子相依为命,这孩子身体不太好,请您一定多关照一下他.拜托了!(说完竟忍不住小声痛哭起来)
李军(连忙轻轻的安抚,有些责备):妈,您怎么能在张局长面前说这些?
(张超伸手制止了李军,端着酒杯,眼神凝重的望着李军妈妈)
张超(坚定):阿姨,您放心吧,我一定把他当自己的亲兄弟,好好照顾他!这杯酒,我喝了!(一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三)
(一个月中,张超几乎是手把手的教授李军业务,李军的业务能力突飞猛进,这天恰逢税款征收期,张超把李军带到了一楼的征收大厅)
张超:小军,今天开始,你正式接触业务,先从开税票做起,别紧张,记得我教给你的,不难的。
李军(有些兴奋):好的,没有问题!
(前来缴税的人越来越多,李军有条不紊的应付着,张超不停的在旁边指点,显得游刃有余。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快到中午了。李军伸展了一下懒腰,左右甩了甩头)
张超(满意的拍了拍李军肩膀):怎么样?小伙子!
李军(有些意犹未尽):还可以吧,(幽默一笑)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这时,一个老年妇女急冲冲的走进了征收大厅)
老年妇女(一脸着急,冲着李军):小伙子,你少补了我一元钱!
李军(一脸茫然):大妈,您说什么呀?
老年妇女(左手一张开,右手一张张数着左手的票子):你看哈,我交5.6元的税,我给了你10元,应该补我4.4元,你自己看看,只有 .4元,少了1元!
(李军仔细一看,老年妇女的左手中确实只拿了 .4元)
李军(认真考虑了一下):大妈,我确实补了你4.4元呀!
老年妇女(有些不满):怎么?难道是我冤枉你了?!
张超(连忙走上前,安慰老年妇女):大妈,不要着急,我们再核对核对!(命令李军)小军,再仔细核对一下!
李军:好的(拿出税票存根和税款余额,仔细的核对了起来)
李军(抬头面对张超):张局长,没有错呀。
张超(亲自核对了票款后,望着老年妇女):大妈,确实没有错呀!
老年妇女(有点委屈):难道是我数错了吗?你们怎么能这样?
(李军看着张超,又看看老年妇女,显得十分为难)
张超(果断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元钱,递给了老年妇女):大妈,给您!
李军(连忙制止):张局长,这样怕......
张超(挥手制止):大妈,对不起,下次我们一定注意。(老年妇女接过钱后满意的离去)
李军(望着老年妇女离去的背影):张局,这样怕不好吧,明明不是我们的错!
张超(望着李军,语重心长):小军,一元钱对于我们来讲可能不算什么,可对于农村的村民来讲,也许就是人家一天的口粮了。记住,学会换位思考,多站在人家的角度想想!
(李军望着张超,若有所思)
(四)
(李军在地税分局已经转眼快一年了,再有一个月就可以顺利转正。这天,李军正在征收一楼大厅上班,市局的一辆小车停在了分局门口,市局纪检组组长怒气冲冲的下车,奔进了征收大厅,径直来到了李军的办公桌前)
纪检组长(一下把一张税票拍在李军面前):李军,这是你开的吗?!
李军(仔细看了看税票,有些疑惑):是我开的,秦组长,怎么回事?
纪检组长(生气):怎么回事?小李,我说你也是大学毕业,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你自己看看,税率用错,多征收了人家两千多块,人家告到了市局,说我们地税局故意对人家错误辅导,吃、拿、卡、要!
张超(急忙走上前,缓和气氛):秦组长,我看还是先把事情搞清楚吧(面对李军)小李,把纳税申报表翻出来核对一下!
李军(翻开了纳税申报表,看着看着脸色苍白起来):遭了!不好了,哎,我当时把税率记错了,给人家填错了!
纪检组长:什么?真的是你的责任呀,这下怎么办呀?
李军(有些语无伦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纪检组长(无可奈何):现在说这些有用吗?
“秦组长”张超(轻轻拍了拍李军):这件事情李军是给我汇报请示了的,我表的态,要处罚的话处罚我好了!
李军(惊呆了):张局长,这时跟您......(张超连忙摆手制止)
纪检组长(看看李军,又望着张超):我说老张,你别跟我绕来绕去,你当了12年的税务干部,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鬼都不信!
张超(叹了口气,掏出钢笔飞快的在纳税申报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下可以了吧!
纪检组长(哭笑不得):老张呀,真有你的,叫我怎么说你呢?
李军(感动地快要哭了):张局......谢......谢谢您!
张超(有些不自然):不要谢我!我答应你母亲,要好好照顾你的!真的,这没有什么的!
(在张超的坚持和保护下,此事最终得到了圆满的解决,而李军也一个月后顺利转正)
(五)
(转眼又到了征收农业税的时期,征收农业税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天,张超带着李军到辖区内的一个乡镇征收完农业税后,在一家饭店吃饭)
张超(夹菜给李军):小李,多吃点,今天表现不错呀!
李军(感激):多亏了张局您呢,顺利极了,您看,才一上午5000多块农税就收齐了。(说完,下意识的拍了拍背包)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他们桌子旁边,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听了后,干了酒以后,匆匆离去)
张超(看了看表):小李,快吃,我们还要赶回分局!
李军:好的!
(张超和李军走在回分局的乡间小道上,一路上两个人说说笑笑)
李军:张局,我来的这一年多,多亏您照顾哟,我真的喜欢上这里了!
张超(微微一笑):没有什么的,这是我对你母亲的承诺。(沉思一会)哎!
李军(有些不解):您叹什么气呀?
张超(回过神来):没什么!小李,以后别叫我张局了,我比你年长,就叫我大哥吧,这样亲切!
李军(高兴):好啊!大哥!大哥!
(不一会,两人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突然,串出来5个手拿尖刀的蒙面人)
为首的蒙面人:老子今天劫财不要命,丢下钱给老子滚蛋!
张超(挺身挡在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李军面前):这是税款,国家财产,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
为首蒙面人(冷冷一笑):老子知道犯法,不然还不来了!(挥挥手,5个人手持利刃步步向他们俩逼近)
张超(掩护着李军步步后退,小声嘱咐):待会我拖住他们,你趁机快跑!
李军(苦苦哀求):不行,要走一起走!
张超(斩钉截铁):不要那样,否则我们都会死!记住,别管我了!(说完,一把使劲把李军往外面一推)快跑!
(李军护住背包,没命的往分局跑,张超奋不顾身的与歹徒搏斗)
为首的蒙面人(着急):他妈的,快追那个小子呀,钱在他身上!(张超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为首的蒙面人(恼羞成怒):给我杀了他!(几个人围住了张超......)
(六)
李军(气喘吁吁跑进分局,大声):陈局长,快出来呀,我们被抢了!
陈敏(大惊):什么?被抢了!
(一辆警车鸣着刺耳的警笛向那个地方开去)
李军(不安的时时催促司机):再开快点!
(警车终于到了目的地,李军第一个跳下车,这个地方已经恢复了平静,只见张超平躺在地上,不停的口吐鲜血,身上至少七、八个血窟窿不住的冒着血泡。)
李军(控制不住情绪):大哥!
陈敏(冷静):快送医院!
(警车在崎岖的山路上以最快的速度行驶着,陈敏将张超紧紧的抱住,李军双手紧握着张超满是鲜血的右手)
李军(哭泣):大哥!您快醒醒呀,您不能死呀!
张超(吐出一口鲜血,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李军):你......没事吧?
李军(破涕为笑):我没事!我没事!大哥,税款也是安全的,您放心吧!
陈敏(强忍着悲痛):老张,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送你去医院呢!
张超(笑着摇了摇头):没用了,我流血太多了!
李军(发疯):不不不不!不要这么说,大哥,你会没事的!
陈敏(拼命的摇晃着张超);老张,不能睡,跟我们说话呀,我们是你的同志和兄弟呀!
张超(右手微微的抚摸着李军的脸,用尽最后一口气):我......这次终于没有......辜负我的诺言。(右手无声的滑落下来。)
李军(发疯摇晃着张超):大哥!大哥!大哥!......
(七)
李军(回到了现实,用手轻抚着张超的墓碑):大哥,您为什么那么傻?该死的是我呀?
司机小李:李局长,他为什么会这样拼命保护你?
李军(惨然一笑):后来我听陈局长说,大哥是退伍军人,自卫反击战的功臣,有一次,他带领侦察班搞渗透,由于情报的失误,他们被越军包围,结果一个班,除了大哥活着,全部战死!
司机小李(更加疑惑):就这么简单?
李军(继续):那个班的战士都是大哥一手招兵来的,都是一些十八九岁的孩子,大哥觉得很内疚,因为他答应他们的父母,一定要把他们平安的带回来,可结果却没有做到!
司机小李:也没有必要这样呀,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再说,也不是他的责任呀!
李军(叹一口气):你不明白,诺言这个东西,最好不要轻易的发,否则,(面对着张超的墓碑)也许大哥他觉得只有用血才能兑现这种承诺!
(司机小李没有再说什么了,他端起酒杯,也斟满了一杯酒,来到墓碑前,毕恭毕敬的将酒洒在了土地上)











共 459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诺言这个东西,最好不要轻易的发,否则,(面对着张超的墓碑)也许大哥他觉得只有用血才能兑现这种承诺!------------张局长用鲜血和生命兑现自己的承诺,在信誉普遍缺失的今天,尤其显得可贵。人无信而不立,推荐阅读。期待更多好剧本亮相本系统。【编辑:晋忻李】
1 楼 文友: 201 -11-24 09:2 :42 用生命兑现承诺,难能可贵!问好!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1-24 12:25:29 谢谢老师,只是觉得有些感慨,希望这个社会能无信不立!小孩眼屎多
小孩上火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快速止鼻血的方法小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