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荷塘】纠纷(小彝剧)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4:32
摘要:阿木亚多有一个女儿木迦阿花,两个儿子木迦阿福和木迦阿鲁,三个儿女都已经成家,父亲生前是和大女儿居住。阿木亚多生前干过民办代课教师,他过世以后国家出台民办代课教师一次性补偿政策,原民办代课教师一次性补偿金8 00.00元,已故教师直系亲属6个月生活补助4980.00元,加起来一共是1 280.00元。三家儿女为了继承这笔钱,而起了纠纷,无法解决,找到了村委会,村委会干部周峰也无法帮他们达成协议,最后又只好带着他们到乡司法所,经过乡司法所干事李家平的耐心,有理有据的分析和劝说下,一家人终于想通,欢欢喜喜回家。 时间:2014年7月18号
地点:乡司法所
人物:阿木亚多——已过世。
木迦阿花——阿木亚多的大女儿。(简称阿花)
顺福生——木迦阿花的丈夫。
木迦阿福——阿木亚多的大儿子。(简称阿福)
王翠——木迦阿福的妻子。
木迦阿鲁——阿木亚多的小儿子。(简称阿鲁)
丽华——木迦阿鲁的妻子。
周峰——村委会干部。
李家平——乡司法所干事。

【故事梗概】:阿木亚多有一个女儿木迦阿花,两个儿子木迦阿福和木迦阿鲁,三个儿女都已经成家,父亲生前是和大女儿居住。阿木亚多生前干过民办代课教师,他过世以后国家出台民办代课教师一次性补偿政策,原民办代课教师一次性补偿金8 00.00元,已故教师直系亲属6个月生活补助4980.00元,加起来一共是1 280.00元。三家儿女为了继承这笔钱,而起了纠纷,无法解决,找到了村委会,村委会干部周峰也无法帮他们达成协议,最后又只好带着他们到乡司法所,经过乡司法所干事李家平的耐心,有理有据的分析和劝说下,一家人终于想通,欢欢喜喜回家。

场景:乡司法所纠纷调解办公室,有桌子、椅子、沙发等。
幕启:木迦阿花、王翠等一行7人,边走边吵上。
周峰(敲门进院子):李干事,你在吗?
李家平:在呢,有哪样事情?(从办公室往院子里走)
周峰(带着阿花一行6人进院子):还不是阿木亚多家的事情,他们来找我,我实在处理不了,现在我把他们都领来了,请您帮忙处理一哈!
李家平:是了,大家都来屋里坐吧!(转身进屋)
(7人相继进屋,嘴里还不停地在争着)
李家平:不要吵了,吵也解决不了问题,有哪样事情一个一个说,说清楚是怎么回事,我才好帮你们解决嘛!周主任你先来说说是怎么回事?(边说边倒茶水)
周峰(指着来的人说):他们是阿木亚多的姑娘儿子、姑爷和儿媳,阿木亚多以前是民办老师教书教了十年,现在国家政策好得很,出台政策要解决原来民办和代课教师的遗留问题,发一次性补偿金,人不在了的好像还补安葬费,两样加起来还是有好大一点钱,他们家就是因为这点钱的问题起了纠纷。
李家平:哦,原来是这种。那么阿木亚多家有几个儿女啊?
周峰:一个姑娘,两个儿子。
阿花:我是他家大姑娘。
顺福生:我是他家大姑爷。
阿福:我是他家大儿子。
王翠:我是他家大儿子媳妇。
阿鲁:我是他家小儿子。(指着丽华说)她是我媳妇。
周峰:你们的母亲、老爹、奶奶还在吗?
阿花:都不在了。
周峰:哦。其实你们这个问题也不复杂啊,根据我国《继承法》第10条的规定,我国的法定继承分为两个顺序:第一顺序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现在你们只是涉及到第一顺序继承人,也就是说阿木亚多的这笔补偿金应该由阿木亚多的媳妇、阿木亚多的子女、阿木亚多的父母来平均分配,但因为你们的母亲、老爹、奶奶都不在了,也就是第一继承人里面只剩下子女了,所以阿木老爹的这笔补偿金应该由阿木亚多的子女来平均分配。
阿花:咋个要平均分配,我阿爹活着的时候,是和我家在,他病了四年多,都是由我来照顾,医病的钱都是由我家自己出,病的时候他们弟兄两个那个来看过阿爹啊?
顺福生:就是啊,所以这个钱,应该全部给我们家!
阿福:怎个个全部给你家,我才是老大儿子,阿爹本来就是分来挨我家在的,又不是我们不养他,是他自己偏偏要跑到你家的,怎么可以空口白牙乱说话,应该全部给我家才对。
王翠:就是。给我们家才对。
阿鲁:你们两个给是听不懂李干事说呢话噶,他都说了是要我们三家平分这笔钱。
丽华:是啊,要三家平分,不是说是给你们两家中的一家。没得文化的人就是难讲话。
李家平:刚才我说的事法律上是这样规定的,但是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具体解决问题,我们不能什么事情都用同一个框来套。
阿福(站起来,狠狠地):你说那个没得文化?阿鲁你也是出去上门的人,怎么还好意思回来和我们分钱啊?
王翠(拉住阿福):你还真承认没得文化啊?别和这些人一般见识,我们听李干事怎么说。
李家平(比手势):你们都别争了。听了你们刚才的对话,我也听明白了你们家的情况。阿福是老大儿子,是讨媳妇来家里,阿花是嫁出去,阿鲁也是去上门。是不是这个意思?
阿福:是呢,就是这种!
李家平:你们的阿爹和阿嬷是和那家在啊?
阿花:本来阿嬷是在我家住,阿爹是在我兄弟阿福家住的,但是后来因为他们两口子对我阿爹不好,阿爹就跑来和我们住。
阿福(两人异口同声):那个对他不好了?
阿花:本来就对阿爹不好,饭煮好都不去叫阿爹来吃。阿爹病了也不领到医院看。你们还好意思在这里说对阿爹好。自家丢人的事就别再外人面前显摆了。
丽华:就是,不知道害羞。
阿花(气愤地):丽华,你也别说他家,你们家也好不到哪里,本来你们家条件就比我们好,阿爹病着的时候叫你家帮忙出点钱,回来看看阿爹,你们两个总是推脱说生意忙,总是说生意上投资大,拿不出钱来,叫我们家先出着,以后还给我们,阿爹都不在快三年了,你们给过我们一分钱了吗?现在分钱的时候倒是跑得快,有时间得很嘛!
顺福生:阿爹医病就医要好些钱,你们两家不帮忙出,现在又跟着来分钱,说不过去嘛,要平分也可以,以前阿爹看病的钱,也要平摊,如果同意就写个协议,让李干事帮我们做个公证。
丽华(不甘示弱):说那样呢,现在是法治社会,法律上都说了大家都可以继承。现在我们在说补偿金,干嘛要提医疗费的事情啊!
阿鲁(拉着丽华):好了,别说了,对于阿爹我确实是有愧的,他病的时候我都没有回去照顾他。姐夫,你说得对,看病的钱我和哥应该帮忙出的。这个补偿金我不要了,你们两家分吧,这个是五千块钱,就当是我给阿爹看病的钱吧!(递钱给阿花拉媳妇准备走)
阿花:都是一家人,干嘛搞成这样啊!都怪我这个姐姐没带好你们。(把钱塞还给阿鲁)你姐夫也就随口说的,阿爹病的时候,姐姐确实没有钱,很希望你们帮我一把,帮我分担一些,但是现在姐姐也不缺这个钱了,医药费不消你们两家出,但是这笔钱我是要定了。毕竟阿爹是我和你姐夫为他养老送终的。
周峰:阿福,你也说说嘛,你是什么意见?
阿福:阿爹是我们也养了他几年,怎么就不能要这个钱呢?我不同意!
李家平:大家都发表意见了,事情也明朗起来好多了。阿花的意思是不要大家出医药费了,但是这笔钱要他家来继承。阿福还坚持原来的意见还要要这个钱,阿鲁不挨着分了。也就是说你们三家,阿鲁家放弃继承,那么这笔钱就由阿花和阿福两家来平分。阿花、阿福你们两家同意吗?
阿花:不同意,他家不应该分钱。
阿福:我同意平分。
王翠:他爹,怎么是平分,应该是全部给我们才对啊?阿爹本来就是在我们家住的,我们拿这点钱也是应该的啊?
阿福:少罗嗦,你听我的就是了。
李家平:阿福家同意平分,阿花你家同意平分吗?
顺福生:就算是十分之一我都不愿意分给他,平分我怎么会答应?
周峰:哎呀,都是一家人,再好好商量商量!
李家平:毕竟是一家人,不要因为钱的事情伤了亲人之间的感情。现在我想给你们一个建议。
阿花:你请说!
李家平:我想问一下老人家以前看病的钱全部都是由阿花家出的吗?
顺福生:嗯,是我们家个人出呢,他们两家一分都没有出着!
王翠:怎个这样说,我不是捉过两只鸡给你家的嘛,那个不是钱噶?
周峰:老二家的,你这个话就不对了,儿女拿两只鸡给老人补身子是应该的,我觉得这个不应该算钱吧?李干事你说呢?
李家平:是啊,儿女赡养老人这个是义务,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我国现在没有赡养法,老人的赡养的法律规范都是依据《民法通则》和《婚姻法》来进行的,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尊老是我国公民的传统美德。维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我国的宪法等法律法规给予了保障。不赡养老人是一种违法行为。对于自已年老的父母,没有或丧失了劳动能力,或者生活不能自理,因而无法独立生活的,作为子女负有扶养义务,有能力扶养却不扶养,致使父母因遗弃被迫自杀的;因生活无着而流落失所的等等,就构成犯罪,要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的规定,以遗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阿福:我们没有不养啊,是他自己要跑到我姐家呢,李干事你讲这个给我们听的意思,是说我们不养我阿爹么犯法了?
李家平:我没说你犯法啊,我只是将政策宣传给你。故意不赡养并且遗弃老人的的确是犯法,你没有这样做么,是不犯法的,只是你对父母不孝顺也是不对的。
阿福(抓抓脑壳说):也确实在理,但是我也是阿爹的儿子,并且我也养了他好几年,难道我不能分这笔钱吗?
李家平:按法律上来讲,你家是可以来和他们两家分这笔钱,但是从情理上讲,你想要平分好像是说不过去,因为你阿爹生病住院的钱全部是你姐姐出的,所以我给你们的建议就是:用这笔钱去抵清你阿爹看病的钱,如果有剩余的话,你们两家再平分,因为阿鲁家已经放弃继承了。对了,阿鲁你们要写一个放弃继承的协议。(递纸和笔给阿鲁。)
阿鲁(接过纸和笔):好的,我现在就写。
周峰(看着阿花姐弟两个说):我觉得李干事说的很在理,你们姐弟两个是怎么想的,同不同意也表个态嘛!
阿福:说心里话,在钱面前,人有时真还被蒙了心,刚才听了李干事说的话,我心里也亮堂起来好些了,对于阿爹,我确实没为他做什么,我也没脸和你们争这个钱了。我不分这个钱了,阿爹病了三年,都是你们照顾的,想想你们也辛苦得很,这点钱该你们拿。
王翠:他爹,你……
阿福(拉住媳妇):别说了,都是一家人,我们不能和姐姐争这个钱,我本来就不该听你的,哎,以后我真的该自己有主见些了。
李家平:阿花姐你同意吗?
阿花:我同意李干事说的,我也同意如果冲抵医药费还有剩余的钱的话,我也愿意姐弟三个来平分。
阿福:就算有剩余我也不要了,都给姐姐,李干事给我纸我也写放弃继承书。
李干事:既然他们都放弃继承,那现在这笔钱就由阿花姐家来继承。钱的总数是多少呢,大家一起来写一个协议嘛,这样以后大家也不会再有什么分歧。
顺福生(递两张单子给李干事):这张是补偿金的总数,这张是阿爹医病报销以后我们出着的钱的总数。
李干事:好的。原民办代课教师一次性补偿金8 00.00元,已故教师直系亲属6个月生活补助4980.00元,加起来一共是1 280.00元。你们阿爹医病的钱,已经报销后是付着92 0.00元,相抵以后还剩余4050.00元。
李干事(递单子给每个人看):大家都同意把4050.00元给阿花姐家吗?
阿鲁:同意!
阿福:同意!
阿花:其实我一直还有一个想法,因为最近这个事情我们三姐弟的关系不是很好,也一直没机会说,那么今天就趁大家都在,我就把我的想法和大家说一下吧。我打算把这个钱拿来帮阿爹和阿嬷树碑用,以前国家没出这个政策没有这笔钱的时候,其实我也有想过的,但是一提到钱都比较伤感情,所以一直没敢和你们说。
李家平:阿花姐,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孝敬父母的人,但是你刚才说的这个事情,我觉得你还得再考虑一下。现在国家提倡安葬从简,并且都提倡火葬,在补给你们的这个钱里面就有火化安葬费,如果你们拿着这个钱再去大兴土木搞立碑,那是不是就和国家的政策走反路了。
周峰:是啊,现在国家退休人员都必须火葬。再说,对于父母活着的时候就应该好好地对待,死了就是一堆土,我觉得我们应该为活着的人考虑,死了的人,只要心中时时想着就可以了。阿花姐,你家男人不是要做手术吗,你就把这钱先拿去做手术吧,钱要为活人花才值得。
阿鲁:姐夫得什么病,我怎么不知道?
阿花:是肝癌,也不是很严重,没什么的!
李干事: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就一起写一个协议,公证一下就可以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后有什么事情坐下了好好商量,可不要闷着什么都不说。
阿福:姐夫得肝癌我们怎么也不知道,看来我们几家真的该好好来往来往,亲戚都快要走散了似的。
阿花:今晚就到姐姐家,姐姐给你们做你们小时候最爱吃的酸辣鱼。
阿鲁:好。
阿花:谢谢李干事。谢谢你为我们姐弟几个打开了心里的疙瘩,要不今天就一起去家里吃个饭吧!
李家平:客气了,这是我们该做的事情,看到你们姐弟几个和睦相处我这心理也很高兴,你的心意我就心领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周峰:李干事,真的很谢谢你,你为我们村又调解成功了一起家庭纠纷。
阿花:李干事,那我们回去了,以后有空一定要到家里来坐。
李干事:一定一定,你们慢走。
(阿花、周峰等人相拥而下。)
李干事:纠纷调解好了,下班时间到了,我也要做饭吃去了。(哼着小曲下)

剧 终

共 497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台云南小彝剧。故事以阿木亚多的儿女们和司法干事为主角,围绕继承父亲补偿款这个焦点,演出了一场从争执纠纷到共识和解的剧情。阿木亚多有一个女儿木迦阿花,两个儿子木迦阿福和木迦阿鲁,三个儿女都已经成家,父亲生前是和大女儿居住。阿木亚多生前干过民办代课教师,他过世以后国家出台了民办代课教师一次性补偿政策,三家儿女为了继承这笔钱,而起了纠纷,无法解决,找到了村委会,村委会干部周峰也无法帮他们达成协议,最后又只好带着他们到乡司法所,经过乡司法所干事李家平的耐心,有理有据的分析和劝说下,一家人终于想通,欢欢喜喜回家。该小剧取材现实立意积极,剧情自然展开,画面逼真现场感极强,故事虽小,但给人以深刻的继承法教育和警示。一部精彩的地方小剧,倾情推荐共赏!!【编辑:天龙】
1 楼 文友: 2015-07-15 15:59:57 感谢阿木朵朵赐稿荷塘,荷塘有你更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7-15 22:2 :46 感谢天龙社长细心的修改和到位的概括和点评,朵朵在此真心致谢!
2 楼 文友: 2015-07-15 16:02:56 一部给人教育与警示的地方小剧,值得人们深深思考!!
 楼 文友: 2015-07-15 16:0 : 6 祝阿木朵朵在荷塘写作快乐、佳作频出!!
4 楼 文友: 2015-07-16 12:14:19 朵朵多才多艺啊,我第一次知道小彝剧,很精彩!期待朵朵创编双丰收!
5 楼 文友: 2015-07-18 15: :2 阿木什么什么,还有你的笔名,这些有深刻意思没有,翻译翻译。
6 楼 文友: 2015-07-18 15: :54 冲突表现的好。小孩中暑
夏季出行必备药品
头晕呕吐是不是中风
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