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一战惊九霄第一百一十二章借刀杀人

发布时间:2020-01-22 09:39:46

一战惊九霄 第一百一十二章 借刀杀人

每一次余生的元气耗空,然后再次凝聚,都会将余生的元气海开拓不少。

这并不是自然现象,而是星龙战技的功劳,星龙战技改变了余生的身体构造,让余生总是拥有自身境界不具备的东西,比如拓体境吸收元气并且使用战技。

现在更是开始帮余生开拓元气海,一旦真的开拓成功,那余生便拥有了自己独特的元气海,可以储存大量的元气,到时候便可以无脑使用战技,直至元气枯竭,无脑使用战技!可想而知有么多么的恐怖。

练了好一会儿的星龙战技之后,余生又开始练黑风拳,这个战技完全是“飞来横福”,余生也没想到陈烬竟然会派人从楚阳城来景都城追杀自己,简直是丧心病狂。

这次将陈烬派人的人几乎全部干掉,并且收获了这一个凡阶中级战技,黑风拳,还算是因祸得福。

经过星龙战技改造过的黑风拳更加容易修炼,而且威力更加大,上限被发挥到最高,余生本来修炼的第一部功法便是星龙战技,现在星龙战技几乎已经和余生融为一体了,无论余生修炼什么战技都会经过星龙战技的筛选或者改造。

说的直接点,星龙战技便是余生的一部本命功法,就像一个不会说话的老师,一直盯着余生,余生想要修炼什么战技,都会经过这个老师的审视。

修炼了好一阵,余生的黑风拳也已经驾轻就熟,一拳击出,已经能够出现十道风刃,且威力不俗,就算是石头也能割出一道深深的刃痕。

除了黑风拳,余生心里还装着青龙戟,这是余生的武器,余生得坚持每天都练习,不然会手生。

直到清晨来临,余生发觉天生已经放亮,才放下青龙戟,将满身的汉擦了擦,才坐在石亭中,端起一杯凉茶喝了一口,看着旁边的青龙戟,眯着眼睛道:“光这么练下去也不是办法,得找一个青龙戟可以使用的兵器战技。”

想到青龙戟可以使用的战技,余生便是犯难,不过立马余生便想到了岚月总管,她神通广大,而且对余生有求必应。

“让岚月姐帮我找兵器战技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这岚月姐好像总认为我背后有一位世外高人,若是最后让她知道我背后根本没有什么世外高人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触怒她?”

经过这几次和万兴拍卖场的交际,余生或多或少都感觉到了对方的意愿,每一次和岚月总管谈话她总是似有似无的想要套出自己背后是不是有高人或者师父,余生便猜到万兴拍卖场铁定是看重自己背后有高人所以如此帮自己。

“虽然我背后没有高人,但是只要我有足够的潜力,万兴拍卖场也不会放弃拉拢的,所以...一切的一切还是得看我自己。”

余生将一切看的很透彻,现在要做的就是假装自己背后的确有一个高人,先吸引万兴拍卖场的兴趣,随着自己的逐渐成长,到时候就算自己坦白岚月总管也不会怪罪自己。

“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万兴拍卖场相信我背后的确有人。”

这次去万兴拍卖场余生发觉岚月总管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如果自己不给她点“定心丸”,恐怕岚月总管会不相信自己了。

“再次拿一颗丹药去拍卖,同时透露些许消息,让万兴拍卖场对我有足够的信心。”

说罢,余生便立马朝着万宝阁走,自己手头有岚月总管给自己的灵晶卡,想要兑换一枚高阶的丹药还是不成问题的。

趁着天还没完全破晓,余生速去速回,花重金兑换了一枚三品丹药,三品丹药已经是万宝阁能够出售的最高品阶的丹药了。

上次余生去拍卖的是一枚二品丹药,这次去拍卖一枚三品,想必这枚定心丸应该足够让岚月总管偏向自己了。

不过余生并没有即刻吞下这枚三品丹药,现在马上就要清晨了,余生得去神兵堂练习锻造术同时磨练精神力。

清晨,和余婉儿道别之后,余生才走向神兵堂。

进入神兵堂之后,不出意外的,余生成为了众矢之的,所有人都看着他窃窃私语,说得最多的当然还是他和夏芙香的事情,余生昨天和夏芙香那么熟络的走出木府,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其中特别是伍鹏,几乎一直黑着脸,看到余生更是分外眼红,恨不得立马出手教训余生。

伍鹏眼中一直在萦绕一些什么,似乎在打算着一些事情,而且一直盯着余生。

对此余生倒是无所谓,自己修炼自己的,也不与你多做纠缠。

此时此刻,清晨的景都城中心区域最出名的客栈,五湖客栈第三层。

一件华贵的客栈包厢中,秦腾正坐在其中,满脸的不耐烦,喝了一口红色琼浆,然后问道:“石坤怎么还没来?是给他脸了还是怎么的?”

“少爷,石坤说他马上就到了,要不给你找两个美女过来玩玩?”

旁边的侍从胆若寒蝉,毕恭毕敬,尽力讨好秦腾,丝毫不敢得罪。

另一边则是一直跟随秦腾的随身侍卫,也是秦家的得力干将,被秦腾唤作“刀叔”的男人,也就是那天暗杀余生的中年男子。

“女人?你们这里的女人本少爷早就玩腻了,滚!让石坤赶紧滚过来!”秦腾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对于这个五湖客栈是熟悉的很,对这里的姑娘自然也是熟悉的很。

“秦腾少爷何时这么着急?非要让石坤大清早跑过来呢?”

就在旁边的客栈接待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客栈接待才如获新生,然后立马打开大门,惊喜道:“石坤公子你总管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咱们五湖客栈都快被秦腾少爷拆掉了。”

看着这一脸恐慌的客栈接待,石坤直接挥手道:“下去吧。”

五湖客栈身为景都城数一数二的客栈,收入乃是天价,石坤虽不是这件客栈的背后掌柜,但也是股东之一,依靠五湖客栈,石坤的收入也是一个荷包装不下。

随着下人的离去,偌大的包厢中只剩下秦腾,石坤和刀叔。

“秦腾少爷,这么早叫我来,究竟有何事?”石坤明显是个大忙人,若不是秦腾,他才懒得来。

秦腾依旧满脸的不耐烦,不慌不慢的喝了一口美味的纯红琼浆,滤了滤口腔,然后才看着石坤问道:“石坤啊,别忘了,你当初能够当上五湖客栈的股东,那可是我借给你的钱,没有我就没有你的今天。”

“这个石坤自然不敢相忘,秦腾少爷的帮助石坤一直铭记在心。”

对于这件事情,一直都是石坤的一个把柄,正是因为这件事,石坤帮秦腾做了好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因为秦腾的“爱好”,其中帮的最多的自然便是找女人这一块。

“哼!知道就好。”

秦腾一声冷哼,丝毫没有因为石坤的好态度而转变,反而指着石坤的鼻子质问道:“前几天你答应帮我将那个余婉儿搞过来,我问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那余婉儿就是你木府的人,以你如今在木府的地位,想要将她搞过来难道还是难事不成?”秦腾丝毫没有留余地,指责石坤,毫不留情。

说起这件事情,的确是石坤太忙忘记了,随即石坤太低头抱拳道:“秦腾少爷恕罪,您知道的,聚元塔还有两个月便要开启了,我都在刻苦修炼,把这事给推迟了几天。”

“而且...”看了一眼秦腾,石坤继续道:“余婉儿现在已经没有住在画纹堂了,她现在和余生那个小子住在一起,要想下手的确不简单,需要一些时间。”

“呵呵..”轻蔑的看了一眼石坤,秦腾先是说道:“还有两个聚元塔开启你便刻苦修炼?你莫不是以为你刻苦修炼便能赶得上我?你我的差距犹如天堑鸿沟,无论你怎么努力,依旧连我的一根毫毛都赶不上!”

“还有。”

“你说余婉儿和余生那个狗崽子住在一起了?”

听到秦腾前部分的话,石坤心中是愤怒不已,但是不敢表露,毕竟秦腾的背后是整个秦家。

听完后部分,石坤才如实道:“是,余婉儿的确已经和余生住在一起了。”

得到证实,秦腾心中掀起万丈波澜,一下子将酒杯摔倒在地,砸的一地红色琼浆,脏乱不堪,同时还怒气大吼道:“这么多余婉儿岂不是已经不是处子之身?”

“不然,据说那余婉儿和余生乃是分房而睡,应该没有做过越轨之事。”石坤见秦腾这么暴跳如雷,立马安抚道。

“当真?”

秦腾有些不相信。

“绝无虚言。”

石坤虽然不确定,但是此时只能这么回答。

“哈哈哈,好。”

得到肯定,秦腾立马坐回位置,再次倒了一杯红色琼浆,细细品味起来,然后看向石坤,刁难道:“那你到底何时给我将余婉儿弄到手?”

“这...秦腾少爷,想要将余婉儿弄到手倒是简单,我就担心那余生可能会坏事。”

余生一直都是石坤的眼中钉,此刻有机会搞余生,自然要逮住,石坤当机立断用了一招“借刀杀人”,企图借秦腾的手去干掉余生。

河北省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昆明市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中医治银屑病正规医院
清远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江门妇科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