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良婿齐眉 第064章 我是她的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6:42

良婿齐眉 第064章 我是她的

饶颜璎一脸从容的看着沈命定,他越是能够如此决绝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她心中就越是不甘,越是不愿意放手成全。

饶颜璎的喉咙里就好像被什么卡住的滚动着,随后看向慕皇后:“皇后娘娘,我先回去了。”说完,也没有行礼就跑着离开了凤宁宫。

慕皇后担心的看着。

“儿臣去看看。”沈命定说完追了出去。

没有多远,沈命定就拉住了饶颜璎:“颜璎。”

饶颜璎一脸倔强的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仰头与他对视:“你对我就真的这么冷血?多年的感情就真的比不上你刚刚认识的茹婉歌?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已经是没有别人可以介入的默契了,可是为什么就因为她的出现,变得这么不堪一击。”

“不是不堪一击,而是从来就不是那样。”沈命定也拿出自己少有的耐心,“颜璎,如果说你真的爱了我这么多年,那么忽略了你的感情,没有及时的让你清楚,是我的错,我们可以当一辈子的亲人,你和我,还有嘉烁。”

听沈命定事事都要提到文嘉烁,再见他眼睛流露出来的坦然,饶颜璎的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饶颜璎冷冷一笑,语带讥讽:“太子殿下和表哥不愧是生死之交

,果真事事都不忘他,这种感情真是令人好生羡慕。”

她的态度令沈命定神色微微一变:“反正,皇后说的婚事,你不必放在心上,回去路上小心。”语毕,他也转身就走了。

凝视着沈命定离去的背影,饶颜璎咬着牙,她从来就没想过放弃,否则不会让文夫人进宫和慕皇后替她和沈命定的亲事。

这个事儿下来,沈命定对自己的无情,让饶颜璎心中更加坚定了不会轻易罢手的决心。既然自己已经付出了爱,就一定要得到回应。

……

沈命定离开后返回了凤宁宫。

慕皇后看到他回来,立即从大杌子起身,又看了看沈命定的身后。她还以为他会将饶颜璎追回来。

怎么……

“她回去了。”沈命定看穿他疑惑的告诉。

慕皇后正准备开口,沈命定又道:“我和颜璎的事儿,就请母后不要再乱点鸳鸯谱了,并不是母后所想的那样。”

慕皇后静静的听着,目不转睛的看着沈命定。除了惊愕就是惊措,明明本是喜事一件,怎么似乎弄出了许多不愉快?

“那你告诉母后,连一起长大,一起相处得那么好的颜璎你都不喜欢,还能喜欢谁?你不小了,该成家了。”慕皇后耐心的询问,在她心里,沈命定向来不喜欢和女孩子玩在一起,也只有饶颜璎。他会陪着点。

可是,慕皇后没有想到,这一切其实不过都是因为她是文嘉烁表妹的缘由,若是没有了这层缘由,对沈命定而言,饶颜璎恐怕于其他的女子也没有什么两样。

见沈命定没有答话,慕皇后又说道:“颜璎这样的你还看不上,那你还能看上谁呀?”好歹给自己一点表示。

沈命定深呼吸对上慕皇后的目光:“儿臣已经有想娶的人了。”

慕皇后一脸惊讶。

“明天,我带她来见母后。”沈命定声音笃定,“她叫茹婉歌。”

慕皇后微微怔了一下。在众大臣们中她怎么就记不得有哪一户时候姓茹的?

想着,慕皇后猛然一惊,难道沈命定看上的,并非是大臣们的闺女?那看上的这个。打哪儿冒出来的?

沈命定见她疑惑,加以说明。

茹婉歌的身份,本来就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也是瞒不住的事情,而这些都关系不到沈命定的决定。

“商女?”听沈命定说罢,慕皇后惊呼而出。旋即冷静下来,立马又说道,“定儿,这不行。”

“她已经是我的人了。”沈命定目光凛然,语气肯定,不容分辩。

慕皇后再次愣了半晌,尽是不敢置信,嘴角蠕动了许久才把话问出来:“你……你把人家怎么啦?”真是已经发生关系了?

沈命定肯定了慕皇后的念头:“就是母后想的那样,儿臣是她的人了。”

“我……我……你……”慕皇后咿呀半天,才把话说出来,“我说你回来的这些天怎么老往外跑,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不懂事儿了?就把人家姑娘给欺负啦?”说着,伸手就拍了沈命定几下。

沈命定犹如雕塑,没有丝毫动弹,心里却偷笑,看看自己的一句话,就把堂堂的一国之母平时端庄的样子全被紧张代替了。

慕皇后莫名的心乱起来,想着要怎么和文将军府交代,又要怎么处理这个事儿。

最后,才道:“明天把她带来。”

“好。”这个决定,沈命定很愉悦的应下了,“那儿臣先出宫了。”

沈命定在走出大殿之时,慕皇后看着他的背影沉思了一会儿,就在他即将踏出门槛之时,她急忙叫住他:“等一下。”

沈命定回头:“母后还有事儿?”

“明天先不要将她带来见我。”慕皇后说。

沈命定皱眉,这样反复改变主意是什么意思?

慕皇后加以解释:“总得先安抚了文夫人和颜璎,等安抚好了,你再把人带来见我。”

有了这个解释,沈命定才觉得自己刚刚是多虑了,嘴角扬起笑意:“儿臣知道了。”

沈命定出去后,慕皇后的双手攥在一起,若有所思,喃喃自语:“商女,商女。”这双方不论身份还是地位都太有悬殊了,可是对方现在又已经是沈命定的人了,若是不答应,岂不是又会将他推向负心汉?

……

正直午后,茹婉歌正在房里的软榻上小憩,一下子就睡沉了,迷迷糊糊中感受到温暖的唇印在自己的嘴角,呼吸喷在她的颈中十分酥痒,令她不禁一缩。

他却没有作罢的意思,依旧缠绵的深吻下去,吸吮她唇齿的美好,茹婉歌刚刚睡沉,困意极重,可被他这么一整,只好惺忪地睁开眼,嘴角泛笑的问道:“怎么啦?”有点不太对劲。

沈命定注视着她一双会笑的眼睛,温声道:“我今天对我母后撒了个谎,我现在在想,要不要把这个谎言变成真的。”他的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颊。

“什么谎?”她本就睡得迷迷糊糊的,现在声音极轻,更是让她显得娇滴迷人。

沈命定想想还是不告诉她了,笑着说:“你不是说还没看过下雪吗?我看这天气,估计要下雪,我带你去个看雪的好地方怎么样?”

茹婉歌狐疑的看着沈命定,还是觉得他有不太对劲的地方,难道和他对慕皇后说的谎有关系:“你到底和皇后撒了什么谎?把你弄得怪里怪气的。”

沈命定不禁一笑,嘴角在笑,眼睛也在笑,可就是不回答的再次忘情的吻上茹婉歌。

他这么耍赖,茹婉歌也只剩下缴械投降的本事。(未完待续。)

对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评论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所在地址
去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路线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地址在哪里
在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